文字作品    首页 > 专题专栏 > 黑龙江省大学生网络文化节 > 文字作品 > 文字作品

青春·点亮梦想

作者: 来源: 更新时间:2015-11-24



 青春·点亮梦想

哈尔滨工业大学 曹雨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叫曹雨,是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研一的学生,也是哈工大第十二届研究生支教团的一员。

20147月,我与队友们跨越大半个中国,辗转来到了云南省宁蒗彝族自治县,成为了一名普通的义务支教老师。步入这个小县城,感受着山区的原始魅力和孩子们的质朴纯真,也扛起了从未有过的责任。

初到此处,就面对着生活带给我们的挑战。当地海拔2300多米,常年居住在平原的我们一时间难以适应,有些队员高原反应剧烈,嘴唇青紫,面无血色,倒在病床上吸着氧气;由于年久失修,我们的宿舍抵挡不住风雨的侵袭,木质的屋板裂缝条条,外面下雨,屋里也跟着下,为了接雨水,锅碗瓢盆放置一地,滴滴答答的响声,不再是温柔的韵律,而是折磨我们失眠的元凶;当地气候多变,早中晚温差巨大,饮食也不适应,感冒发烧、湿疹、肠胃炎就成了我们的家常便饭。直到一个月后,我们才慢慢摆摊生活带给我们的困扰。

抵达支教地,短暂的休整过后,紧张的教学生活开始了。经过一年多的培训,我们已经对教学的各个环节烂熟于心。但第一次真正站上讲台,面对那么多学生的时候,内心的紧张与忐忑却无法掩饰。我按照教案,认真的为他们讲解每一个知识点,然而,第一次月考,我沮丧了。全班63人,及格的却只有5人,班级平均成绩在学年排倒数第二名。明明孩子们上课很专心,作业也很认真,成绩却不理想。我开始反思自己的教法,开始了解自己的学生,试图找到突破口。在跟当地老师们取经,与学生们谈话后,我逐渐开始发现问题的所在。当地少数名族聚居,有自己的语言,很多学生都是从10来岁才开始接触汉语;初中小学基础不扎实,升上高中后,知识无法衔接;之所以感觉学生上课认真,是因为他们对外来老师和教法的新奇;可能是因为环境的影响,不要说梦想,很多学生甚至没想过比明天更遥远的事,只想着自己肯定考不上大学,就算再怎么努力,毕业后一样是去打工,班级调查结果很明显的呈现出了这个问题,63个学生,举手表明自己有上大学愿望的仅仅9人;我忽然意识到,学生们面临的不只是学习态度和方法的转变,更重要的是观念上的革新。而在这短短的一年中,除教学任务外,点燃学生们的梦想和对未来生活的美好向往也成为了我们责无旁贷的使命。

回到宿舍后,我将大家召集起来,讲明了发现的问题,原来其他队友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我们聚在一起研究了起来,分享着自己对于这些问题的看法和解决思路,并联系历届支教团的师兄师姐吸取经验,2天过去了,我们终于缕清了大致思路,形成了初步的解决方案。首先解决学生们基础和习惯差、态度不端正的问题。接下来的教学过程中,我们放慢讲课的速度,减少每节课程里学生对新知识摄入量,在课前利用10分钟左右的时间对上一节课的重点内容进行回顾整理,利用午休时间去给基础差的学生进行补习,并对课堂纪律加以严肃,采取随机提问的方式凝聚学生的注意力,对学生的课后作业进行认真批示,错误的题目要以二次作业的形式上交进行重新批改,重点和易错题目反复讲解。如此一个月坚持下来,学生们的成绩终于有所上升,全班取得了同类班级总成绩的第二名。

第一阶段目标达成后,我们开始着力于学生观念的转变。利用自习课的时间,去给学生们介绍山外面的世界。给他们讲高考,讲大学,讲各个专业,讲去过的很多地方的风景和人情,慢慢勾起他们的好奇和对外面世界的憧憬。当然,光有憧憬是不够的,还得教会孩子们如何去坚持和实现,我利用支教团带领校园广播站的优势,将很多励志的故事和鼓励的话以推荐文章的形式分享给学生们。慢慢的,学生们不仅课上变得专注认真,晚自习的自由散漫也有所改善,甚至开始有学生跟我们打听高考,打听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在私下交流时会主动与我们谈及自己的“目标”、“理想”和对未来的打算,到第三次月考结束时,各个队员对应的班级成绩已经基本稳定,排名年级前列。

与学生们长时间接触下来,我发现班级之中有这样一群孩子,沉默寡语、不善言辞,眼睛清澈明亮,但面庞上总会出现与这个年龄明显不符的成熟和疲惫。出于担心,我开始动起了家访的念头,和队友们商议后,我们第一次走上了通往乡下的那条小路。

一路辗转,我们终于抵达了学生肖金花的家。家里的院墙已经破落不堪,房子歪歪扭扭,虽然迈进屋子的那一刻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接下来看到的景象只能用一个词来表达——“家徒四壁”!有生以来,第一次发觉这个词可以把一个环境概括的如此全面。招待我们的房间里没有电,只点了一盏煤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屋子中心是一个火塘,上面架着正在烧水的壶,火塘周围放着几块还算平滑的石头,勉强可以称之为凳子,火塘的附近还放着两块席子,上面堆着被褥。聊天过程中我得知,肖金花是家里最大的姐姐,还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最小的两个孩子还在上一年级。父亲生病去世了,家里全靠母亲一个人苦苦支撑。养着两头猪和两只羊,到了彝族新年的时候,会牵到集市上去卖些钱,所得的收入就是这一年全部的生活费用。家中常年以土豆和野菜作为三餐,为了省钱,肖金花在学期结束前一般不会回家,弟弟妹妹们每天上下学是步行,而联通学校和家的那条山路单程要接近40分钟。与肖金花交流时,她对我说:“老师,我也想走出大山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想考上大学,就是你们的那所大学,想赶快赚点钱给弟弟妹妹们花,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读多久的书”。“只要你想,肯定能坚持下去的”,我鼓励着她说,心里却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她实现她这小小的梦想。随后,肖金花又带我们去了当地的一所小学,小学有些破落,100多个孩子挤在简单的校舍里,时值冬季,他们却只穿了破旧的棉衣和球鞋。校长对我说,“山里条件差,学生家庭条件也不好,这些孩子平时都是住校的,每周六才会回一次家,小孩子抵抗力不好,总有生病的”。我没有回答,只是望着不远处的孩子们,心里五味杂陈。

又想起很长时间之前看过的一个视频,内容是记者采访一个山区的女孩,当记者问到“你感觉生活是什么味道的”,她的答案我猜错了,也正是这个答案让我心头一紧,久久不能平静。她的回答是:“咸的,因为眼泪是咸的”!这仅仅是一个孩子,而我面对的是几十个对生活有着同样感受的孩子!突然间又有了一些力不从心的感觉,质问自己到底又能帮助多少个这样的孩子呢!

大山里的孩子,要的并不多,明明一个十分朴实的愿望,可当生活的现实无情的在他们面前划下了一道道深深的沟壑的时候,他们却只能无奈的一遍又一遍的品尝泪水的咸涩。对于稚嫩的他们而言,最需要就是有一个人出现在他们的生命里,伸出援助之手,并叮咛他们说“你们的未来不是梦。看!前面就有光!”。

回到学校,我们立即开始确认贫困学生名单,对每一位同学的情况进行了解,建立受助生档案,着力推进索玛芬芳,爱满凉山助学活动,为这些孩子们广泛寻求资助,将资助人的“爱心”捐赠及时的发放给孩子们,同时也将受助学生的情况准确的反映到资助人手中,做好一对一的点对点对接,实现长期帮扶。目前,哈尔滨工业大学支教团爱心淘宝店累积交易四千多笔爱心产品,20142015学年度募集到近20万元善款,共帮助200余名贫困孩子完成学业。资助覆盖当地10余所学校。

当地的电力来自一个小的水力发电厂,不太稳定。晚自习的时候,为了省钱,学生们只能点起蜡烛针对这一情况和之前走访乡下小学时所得的结果,我们实施了一系列“爱心”计划。

发起“点亮行动”,用爱心台灯取代蜡烛,保护学生视力,截止目前,已向宁蒗县多个乡镇小学发放近400盏太阳能充电台灯;联系陶氏益农中国有限公司,举办“陶氏益农爱心有道”活动,向宁蒗大兴中心校捐赠了150套崭新的桌椅;此外,为保证孩子们的身体健康,我们又策划了“爱心运动鞋”、“爱心词典”、“爱心卫生计划”等多个活动……

我最爱看孩子们笑,他们乐观积极的笑容,不屈不挠的精神,感动着我,也感动着每一个关注他们的人。一个个“爱心”计划的实施与成功,靠的是所有好心人的帮助和支持。这一年里,我见证着爱心的传递和社会的良心。面向着贫瘠的小凉山,一声声鼓励,一片片祝福,来自大江南北,汇聚于此,传递着爱的温度。

回想起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光,感慨万千,我不知道在这条路上自己究竟影响了多少学生,但只要我说过的某一句话能影响哪怕一个人,让他看到未来的一丝希望,那我也没有虚度这一年时光。一年的支教走向了终点,但这却是一批又一批支教人崭新的起点。在宁蒗,在拉萨,在陕西,在宜宾,我们从未止步,志愿奉献的火炬将在我们手中传递下去,生生不息。

在座的各位同学,当你们学有所成的那天,我希望你们也能成为一名志愿者,到西部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去播种希望,去点亮小山区里万千孩子的梦想。世界的改变不是一个人做了许多,而是每个人都做了一点点。

谢谢。

版权所有:黑龙江省教育厅 © 2015 - 2016 承办:黑龙江省教育管理信息中心
黑ICP备10003272号-3